新闻中心

《士林典藏:稀见木作小文房》:一位西方人的独特收藏观点

2018/06/20

马科斯·弗拉克斯,英国人。出版著作:《中国古典家具——私房观点》(Classical Chinese Furniture,A very personal point of view,2011年);《中国古典家具》(Classical Chinese Furniture,2012年);除了家具专著,马克斯还对中国文房、赏石文化等,都有沉迷与研究,出版多部著作:《Custodians of the Scholar‘s Way》(2014年);《Contemplating Rocks》(2012年)。
他对东方艺术品在西方的推动和认知,有着卓越的贡献和特殊的地位。2016年9月,他的个人专场“择善藏私:马克斯-弗拉克斯家族珍藏”,在纽约佳士得拍卖,取得佳绩。


马克斯先生的父亲一生挚爱中国古典艺术,并与英国一代古董大亨维克多·埃斯肯纳齐因共同的爱好相识,交往密切。因此年少时的马克斯常常随父亲去埃斯肯纳齐的古董商店玩耍,而那里简直就是中国各色艺术品汇集的殿堂。中国艺术品传达出的独特文化令年少时的马科斯沉迷其中。这种少时的中国艺术启蒙在马科斯心中埋下了一粒种子。
1996年,马克斯和妻子Debby逐渐购入明式家具,在纽约开了自己的画廊——“MD Flacks”从此马科斯夫妇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中国古典艺术品收藏生涯。


马克斯及夫人于1996年在纽约刚开画廊时的剪相
“明式家具拥有让人惊艳的本领。简洁、优雅、质量上乘、硬度极高。”在所有收藏领域中马科斯对明式家具颇有研究,提及明式家具他赞不绝口“对我而言,明式家具代表了世界家具史的顶峰。不管是设计、构造还是材料,都是无与伦比的,这是不管哪个国家、哪个时代的家具都不能与之相比的。”



此次鲁作家俱博物馆十分有幸地见证马科斯先生著作—《士林典藏:稀见木作小文房》的新书发布仪式。这是马科斯2014年发表的著录《Custodians of the Scholar’s Way》的中文版,经过长时间的筹备和翻译工作,这本圈内极有知名度的著作中文版,终于正式发布。
作为西方收藏家,马科斯·弗拉克斯尤为难能可贵的是没有单纯用极简主义的西方式审美观来理解这些文房小件,而是处处着眼于从这些器物产生制作和使用的时代背景和人来诠释它们,评判它们的价值。虽然作者对材质的珍稀有明确认识,但并不以此为判断器物珍贵与否的最主要标准。



在中国古典家具收藏领域中,看似不起眼的木作文房小件如今已别样的姿态呈现在马科斯先生的新作中,不能不佩服马科斯独到的艺术收藏眼光。这不仅是对个人收藏的总结,其富有学术性的系统研究,对整个长期不为人所注意的文房小件进行了分门类别的梳理,给喜爱古典家具、文人木作和从事设计的人们,提供了一份宝贵的、沉甸甸的资料。以其一异邦人士,对我中华文物认识之深,实可感佩!



新书发布会结束后,《士林典藏:文房木作小件的典范价值》学术研讨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行,研讨会现场气氛热烈,座无虚席。马科斯先生做了重要发言,张子康、海岩、Curtis Evarts柯惕思、张金华、蒋念慈等古典家具藏家和学术研究专家出席了研讨会。


曾任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馆长,也是著名中国古家具收藏家、研究学者的柯惕思先生在现场临时为马科斯担任了发言翻译。两位热爱中国文化,收藏了半辈子中国古董的西方人同台发表关于中国古典艺术品研究的演讲,这场面真是难得一见。我们惊喜地发现中国古典家具在西方收藏家的眼中的独到一面,他们更加重视对器物的艺术鉴赏,藏品在这里已经不再是静止的实物收藏,而是可以参与文化互动的桥梁。


从父辈起马科斯先生家族的中国古典艺术品收藏情结传承了将近一个世纪,年少时深埋于心中的种子终于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成为了他一生的事业和追求。多年的收藏让马科斯先生身上有着专业藏家特有的灵敏嗅觉,早在鲁作家俱博物馆开馆伊始马科斯先生就第一时间从伦敦赴青岛专程参观鲁作家俱博物馆。


山、海、岛、礁、阳光、沙滩……得天独厚的自然禀赋,让青岛这座城市拥有超高的“颜值”;孔孟之乡,儒家思想的千年浸润又赋予其不凡的精神风骨。马科斯先生因中国古典艺术品收藏与鲁作家俱博物馆结缘,首次来青岛在老城区感受了老青岛风貌街区的历史底蕴,与余伟新馆长同登小鱼山,俯览岛城全景。


细木类的收藏是鲁作家俱博物馆永久性经典展陈之一,马科斯先生细细查看一对明式榉木高靠背南官帽椅,“这对榉木南官帽造型经典与明式黄花梨如出一辙”,马科斯先生娴熟地品评着这把南官帽,口吻轻快如同和相熟的好友打招呼,“明式的造型和制式自不必多说,它的做工丝毫不比硬木类家具逊色。榉木木质相对于黄花梨木质细而软,保存更加不易,鲁作家俱博物馆收藏的这把明式榉木南官帽品相完整,皮壳包浆色泽浓郁,是细木类家具里难得的藏品”。



相比国人来说,像马科斯一样的西方藏家更加注重对家具的艺术鉴赏,这也是国外收藏家和国内收藏家最大的区别。这使他们能抛开家具材质的影响去单纯地欣赏一件家具器物的艺术之美。
马科斯先生对鲁作家俱博物馆高质量的藏品赞赏有加,他指出,从专业的收藏角度和学术角度来看,鲁作家俱博物馆收藏的古典家具类器物几乎涉及家具收藏的所有门类,藏品体系健全,并且优中选精,对于经典造型和明式家具制式的筛选和把握不仅专业而且精准。
其实在中国古典家具研究领域,中国人自己尚未形成关注时,从1920~1940年开始,一群旅居在北京的外国人就对中国古典硬木家具产生了兴趣,并使它们受到了西方的瞩目。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随着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美国人安思远等西方藏家相继著书立作,中国的传统家具才逐渐受到世人关注。而马科斯先生正是他们中的一员,两代人将近一个世纪的传承,对中国古典文化艺术初心不改。像马科斯一样的众多西方藏家大量购藏中国古典艺术品,并怀着敬仰和钦佩的态度对其进行研究,著书立说。毫不客气地讲,中国古典家具发展至今,这些西方藏家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马科斯先生严谨而谦恭的治学精神让我们欣慰的同时也深感汗颜:就在几十年前,中国古典艺术品还属于被人肆意痛斥谩骂的“四旧”,成群结队的红卫兵到处串联,可以任意砸烂博物馆展柜,毁灭性破坏一切可以见到的文物,对博物馆研究员肆意恐吓。时至今日,国人对那场文化浩劫始终缺乏面对的勇气和反思的智慧,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和思考我们做的远远不够。


文革中孔府、孔庙、孔林,共计有一千多块石碑被砸断或推倒,烧毁、毁坏文物六千多件,十万多册书籍被烧毁或被当做废纸处理,五千多株古松柏被伐,二千多座坟墓被盗掘,还有数不尽的先贤在这场浩劫中被挫骨扬灰。
几乎在同一时期西方藏家们却怀着对中国先贤的敬仰之情,以谦卑的治学态度为中国古典艺术文化的研究和保护进行了留下了无数精彩,这些都值得我辈感激并反思。